相思十诫

对,我就是另一个人的小号,瑟爹头像那个
布袋戏相关
以前写的楚留香手游及其他的相关在另一个小号上

嘛……群里的人都觉得是瓜,让我毒奶一口,是瓜爹ε-(´∀`; )
奶不中就删了这条,奶中我就加小哥的tag(◍ ´꒳` ◍)

段子

“小鸩……快跑……快跑……跑到没人能捉住你的地方……”
岳灵休睁着眼,有红色的液体滑过他的眼晴,他仍然不肯眨一下,直到那抹黄色的身影消失——
“噗呲”
头颅与身体分开,在地上转了几圈,眼晴仍死死地瞪着药神逃离的地方。
“真是邪门。”
黑衣人呸了一声,把头颅包起来。带回去给绝命司复命。

我不应该更新lofter,这个文章版面看得真难受

诶?
来个群宣ヽ(•̀ω•́ )ゝ

QQ群神农有巢
药神个人群
可自由讨论药神的cp
可讨论剧情
可闲聊
请勿在群内争吵
群内不是那种分分钟九十九加的热群
有时候会觉得群冷
佛系养生~( ̄▽ ̄~)~

欢迎加入(๑•̀ㅂ•́)و✧

弃苍
一千零一夜
百度云
走评论链接

大概是人法???

群里太太的脑洞

即兴一发小段子

大概觉君把法儒玩到崩溃,然后法儒直接忘记一切,觉君对失忆的法儒百依百顺,重获信任。然后法儒恢复记忆时再当头一刀,最恨与最爱是同一人。
大概就这种

呃,OOC蛮严重的,确定了再往下看









































非常君用手帕轻轻擦去君奉天手上的茶渍,将掉在绒毯上的青瓷茶杯捡起,和托盘一起规规矩矩的放在茶几一角。
但绒毯上的茶水印是消不掉了。
“又不乖。”
非常君温温柔柔地拭去君奉天脸颊上的糕点碎屑,亲了亲他眉心。

君奉天微微颤抖着,他的身心排斥着跟这人有关的一切。尽管他一直告诉自己,他是他的恋人。但为什么他会如此地抗拒这人的亲近。
可是……不是恋人,又怎么解释这人的行为……
或许,可以试着接受他?

非常君垂眸,碗里是熬了许久的高汤,对大病初愈之人是极有好处的。
只不过……他在里面加了一点大麻罢了。
“奉天,喝吧,温度刚好呢。”
非常君微笑着,喂他喝下第一勺。

呃,不知所谓的小段子,小学生文笔

闭上嘴巴
蒙住眼睛
堵住耳朵
抛弃思想

你是提线的木偶

不用看
不用听
不用说
不用想

你是做戏的小丑

啊,我们赞美
人性的光辉与美好

却在剧台下跳着狂乱的舞蹈

假面舞会
灯影绚烂
光明亮丽

咯咯咯
咯咯咯

张大的双眼
无声的双唇
空洞的表情

你无声的嘲笑

舞蹈者陷入癫狂
假面者纸醉金迷

咯咯咯
咯咯咯

欢迎光临。

一张从QQ相册翻出的老图,关于司天梦不觉,不过前两天重温时黄字弹幕已经被清了,可惜了。

不了情小哥哥的歌曲,弦外之音的网易云音乐歌曲评论

我tm只是想看看评论里有没有有道友,除了道友外,剩下的评论里都nm是些什么鬼东西☄ฺ(◣д◢)☄ฺ

心态爆炸

瞎写的

“时雁王三年,太医鸩罂粟毒杀羽王事发,畏罪潜逃四月,毙于雁王箭下。”
——《羽国·雁王篇》